矿工网

首页 > 健康养生 > 立博欧赔分析方法·刘士余证监会主席成绩单:沪指跌9% 强监管成常态

立博欧赔分析方法·刘士余证监会主席成绩单:沪指跌9% 强监管成常态

作者:匿名 热度:4418 时间:2020-01-11 12:33:23

立博欧赔分析方法·刘士余证监会主席成绩单:沪指跌9% 强监管成常态

立博欧赔分析方法,刘士余主动投案!

十九大后首位中央委员被查:刘士余离开证监会113天后

刘士余“主动投案” 5月13日还曾会见外宾

执纪审查期间为什么以同志相称?

“数说”刘士余:发了711只新股 退市7家公司

刘士余缘何自首:南京银行债市一姐戴娟案或为导火线

昔日“网红”证监会主席刘士余金句:百姓挣钱不容易

刘士余主动投案:痛斥“害人精”的他也成害人精?

牛弹琴:刘士余主动投案五点不同寻常之处 伸手必被捉

刘士余证监会主席成绩单:沪指跌9% 强监管成常态

澎湃新闻1月26日文章,发表于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

刘士余结束了他的证监会主席生涯。

据新华社北京1月26日电,日前,中共中央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刘士余同志另有任用。

至此,刘士余结束了他近3年的证监会主席任期。

从沪指表现看,这三年里,沪指一度冲高至3500点,但最终收跌269点,跌幅9.4%。

与此同时,中国的资本市场又在“强监管”下,不断扩大开放,A股纳入MSCI,原油期货问世,外资也在持续流入A股。

那么,如何评价刘士余的3年任期?

刘士余。 澎湃新闻记者 赵昀 图

又一位从央行系统走出的证监会主席

与之前几任证监会主席的仕途发展道路颇为相似,刘士余同样经历了央行内部升迁、担任央行副行长、走向四大行,最后离开银行体系出任证监会主席的道路。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毕业,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工程专业研究生。

走上工作岗位之后,他先后工作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

1994年11月,刘士余进入银行体系,任中国建设银行房地产信贷部副主任。

两年之后,刘士余进入中国人民银行(央行),从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开始做起,很快升任银行司副司长,转至监管二司副司长,再升至司长,并于2002年起担任央行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

正是在2002年这一年里,中国银监会从央行内部拆分,刘士余留任央行,并在2004年7月出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党委委员。当时,他主管的是金融稳定局,对金融机构,包括证券公司和信托公司在内的的危机进行综合治理。国有商业银行改革领导小组于2003年成立期间,刘士余作为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的副手,也多次就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等发表意见。

2006年6月,刘士余出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此时的刘士余年仅45岁。在任的8年期间,他曾分管过金融市场司、条法司、支付司和部际协调等央行的核心部门及重要事务。

2014年,刘士余告别央行副行长之位,出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不到两年后的2016年2月20日,刘士余在股市剧烈波动之际,接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党委书记。这一年,刘士余55岁。

任内A股先扬后抑,沪指三年下跌9%

刘士余掌舵之下的A股,在2016-2017年,走出了一波“慢牛”行情,但2018年则节节败退。

2016年2月,刘士余上任之初,A股刚刚经历了“熔断”,上证综指尚不足2700点。2017年年初的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上,刘士余曾着重阐释了“稳”必须把握的六个方面。此后,沪指一路稳步上行至最高3500点左右,更重要的是,在这期间,股市振幅明显降低,鲜有大起大落的情况出现。在2017年内,上证综指波动率13.98%,创历史新低,全年上证综指振幅超过2%的交易日仅3个。

对此,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教授金德环对澎湃新闻记者评价称,资本市场的变动其实不仅是市场自身行为,和监管也有很大关系,每一届证监会主席任内,A股市场的走势都有不同的风格,而回顾2016年、2017年的市场,体现的就是一种“刘士余风格”。

“刘士余接班的时候,证券市场出现了不太稳定的状态,那他接任以后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对资本市场的风险严加防范,稳定市场,不能让市场起伏太大。因为证监会作为政府主管部门,要遵循中央提出的,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市场“稳”字当头,似乎也被刘士余领导的监管层视为工作重心。

2017年8月15日,证监会官网刊发了题为《今年以来我国股市总体运行平稳》的文章,其中提到,维护市场稳定运行是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前提,证监会牢牢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会同有关部门采取了一系列有力措施消除风险隐患,实现了资本市场平稳运行。

不过,2018年的A股终究没能“稳”住。

这一年里,上证综指从年初的3587点位置一路下挫,单边下行至年末最低的2440点,全年累计跌幅24.59%。深证成指和创业板指的年度跌幅则高达34.42%和28.65%,三大股指的年度表现熊冠全球。

回顾刘士余整个任内的股市表现,刘士余上任之前沪指是2860点,以1月24日的收盘价2591点计算,这三年里,沪指跌了269点,跌幅9.4%。

2018年10月14日下午,刘士余与投资者座谈,听取大家对资本市场发展的意见。他在现场表示,现在股市的感觉像是在冬天,既然冬天已经来了,春天也就不远了。

彼时,上证综指位于2606点,与当前位置基本持平。

依法、全面、从严监管

相比股市涨跌,刘士余执掌证监会三年,成功树立了“强监管”的形象。

2016年的全国“两会”记者会上,刘士余以证监会主席的身份首度公开亮相,引发广泛关注。

他显然是有备而来,一系列引发市场担忧的信息获得了澄清:注册制改革要搞,但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救市的一些临时措施已经退出,但谈中国证券金融公司的退出为时尚早;熔断机制,运行结果与制度初衷背离,未来几年,不具备推出熔断机制的基本条件。

与此同时,刘士余又强调,新主席的首要任务就是监管,只有监管才能保证改革的措施顺利实施,将尽自己努力,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保护广大股民合法权益。

此后的三年时间,刘士余每每公开讲话,“强监管”被反复提及。

2017年的“两会”新闻发布会上,刘士余又一次明确:“证监会的首要任务是监管,如果说还有第二任务,也是监管,第三任务还是监管,这一点不能含糊、不能动摇。”

在他的主导下,“依法、全面、从严”的监管理念开始在市场上推行开来。

两年来,刘士余从证监会内部巡视整改做起,对资本市场的违法违规现象重拳治乱。证监会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期间查处的案件数量和力度都有了明显的提高。

据证监会官网披露的资料显示,2016年,证监会系统共受理违法违规有效线索603件,启动调查551件;新增立案案件302件,比前三年平均数量增长23%;办结立案案件233件,累计对393名涉案当事人采取限制出境措施,冻结涉案资金20.64亿元;55起案件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公安机关已对其中45起立案侦查,移送成案率创历史新高。

2017年,证监会新启动调查478件,新增立案案件312件,其中重大案件90件,同比增长一倍。此外,新增涉外案件157件。全年办结立案案件335件,同比增长43%;其中,31起案件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公安机关已对其中20件立案侦查。

2018年,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金德环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评价称,在严格监管方面,刘士余任内做得“整体来说是不错的”。

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说:“监管严格是应该的,对于一些想要利用市场,做一些攫取非正当利益的行为,就是要坚决打击。在市场里要获得正常收益,不应该靠不当手段。监管部门就是应该打击这些行动,所以刘士余上任的这两年,在这方面整体来讲还是可以的。”

在这数百起证监会办理的案件之中,不乏让全市场震惊的大案、要案。

2017年1月23日,曾经的私募大佬徐翔被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操纵市场罪宣判处以有期徒刑,追缴全部犯罪所得赃款。

2018年3月14日,证监会通报称,拟对厦门北八道集团涉嫌操纵市场案作出没一罚五的顶格处罚,罚没款总计约56.7亿元,刷新了有史以来的证监会罚单金额之最。

“一个直观的感受是,这两年每周五的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几乎每次都会公布多宗行政处罚案例,这在刘士余上任之前是不太常见的。”一位任职于金融机构的匿名人士这样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妖精、害人精、资本大鳄”

与强监管相配套,刘士余在任内还推出了一系列制度改革举措。

例如,2017年2月,再融资制度迎来10年来的首次大修,证监会完善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规则,规范上市公司再融资,让一批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紧急叫停,再融资明显收紧。

2017年5月,减持新规出台,大股东及“董监高”们的野蛮花样减持行动受到严厉禁止。

2017年9月,证监会修订了并购重组信息披露规则,明确限制、打击“忽悠式”、“跟风式”重组。

2018年3月,退市新政得到修订,欺诈发行等重大违法行为将被强制退市,严重者无法重新上市。

此外,在私募领域,证监会领导的基金业协会也在2016年开始重拳出击,出台了一系列行业规定,对空壳机构、违规集资等行业乱象进行重点整治,清理了一大批僵尸私募机构。

据“长安街知事”引述央行内部人士对刘士余的评价,称其“情商比较高”。据介绍,刘士余很善于协调各方的利益和矛盾。但情商高不代表不讲原则,对于热点问题与行业乱象,刘士余的态度是不退缩、不回避、不手软。

此外,刘士余为人非常勤勉,经常看书到晚上两三点才睡觉,即使面对比较陌生的领域,也能很快进入状态。刘爱到一线调研,作风务实低调。在主管支付和互联网金融期间,他思路颇为开放,在调研时也不会先预设一个主题,而是多方听取意见,再做判断。

可见的是,刘士余执掌证监会三年间,因为强监管,也贡献了大量金句。

2016年12月3日,刘士余在出席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期间,曾脱稿痛批不正当举牌、杠杆收购,称这是对治理结构不合理的公司的一种挑战。

“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了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

对包括险资在内的资产管理人,他说:“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做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对资本大鳄,他说:“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的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对违法犯罪活动,刘士余称要严厉打击:“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逮鼠打狼,敢于亮剑。”

发审改革与对外开放

曾亲历金融危机、金融机构重组、国有银行改革、农村金融改革等重大金融事件的刘士余,在执掌证监会期间,同样有改革举措。

在IPO的改革方面,刘士余首先提出恢复新股发行常态化,“堰塞湖”现象得到缓解。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7年期间,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功能日益完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逐步增强。2016年,共有227家企业在A股完成IPO,创下自2012年以来的最高记录。2017年,这一数据几乎翻番,共有438家企业实现IPO,融资2301亿元,二者均居同期全球前列。

与此同时,刘士余也提出,严守资本市场入门关,禁止企业带病申报。

让市场感受最深的,应当是第十七届发审委自2017年10月履新之后,IPO审核越发严谨,过会成功率明显降低,甚至出现了一批7家上会企业6家被否、仅1家存活的情况。

2018年A股IPO大幅缩水至103家,IPO募集资金规模1362.02亿元,几乎只有2017年的一半。

一边是从严收缩,另一边却是鼓励开拓。

2016年9月9日,证监会发布IPO扶贫新规,贫困县企业IPO将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

2018年以来,支持新经济企业上市,欢迎独角兽企业回归A股,又成了政策新风口。2018年6月,证监会、沪深证券交易所先后发布多个文件,创业企业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CDR)成为资本市场的新亮点。

刘士余本人也在2018年“两会”期间,对支持新经济企业上市作出表态,称经过有关部委的共同努力,大家已经有高度共识,并将会有相关的制度落地。对独角兽企业的回归,将创造很多工具,或设置相应的制度安排。

更重磅的改变是,科创板即将落地,注册制的试点推行,退市制度的完善,未来或将传导至创业板甚至主板,这无疑有望改写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的生态。

在对外开放方面,在刘士余任内,深港通正式启动,A股成功被纳入MSCI和富时罗素的主要市场指数,A股市场的对外开放迈出了里程碑式的一步。

附:刘士余简历

刘士余同志,1961年11月出生,汉族,江苏灌云人,工学硕士。?

现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

1987年开始先后在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工作。1994年11月起先后任中国建设银行房地产信贷部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中国人民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2004年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党委委员。2006年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2014年10月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2014年12月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2016年2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 Copyright 2018-2019 andreiograda.com 矿工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