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网

首页 > 文化 > 文化人物 | 拜会作家曹谷溪

文化人物 | 拜会作家曹谷溪

作者:匿名 热度:1631 时间:2019-11-08 08:03:47

访问作家曹谷溪

温/翟长斌

2019年6月6日,曹谷溪在他的图书馆写文章/照片。

几年前,当我从军队换工作时,我对诗歌非常感兴趣。随后,我更加关注文化界和诗坛的有影响力的人物和朋友。事实上,早在部队的时候,我就知道曹谷溪的名字,也知道他是一个在陕北出生长大的作家。1972年,他在陕西省延川县创办了《山花》文艺报纸,引起了全省乃至全国的强烈反响,并推出了以路遥为代表的山花作家梯队。

第一次会议曹谷溪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还学会了写一些诗。我总是觉得我没有取得很大的进步,我对自己不满意。所以我想出了拜访曹谷溪的主意,并想向他学习。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今年5月15日,在延安大剧院电影《周恩来回到延安》的延安首映式上。因为这部电影是根据他的剧本《周总理回到延安》改编的,所以他和一些剧组成员,如刘进,参加了这次活动。由于工作需要,我也在现场,意外地遇到了他。当时,因为曹老不认识我,所以没有交谈。我刚刚给他和刘金老师拍了几张照片。

乍一看,曹谷溪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身材出众,拄着拐杖,精神矍铄。大背上有几缕银丝,宽阔闪亮的脸上有一副大黑眼镜。眼睛亲切而深邃,给人一种宏大而亲切的感觉。

过了一段时间,我联系了曹老,但不幸的是他正在安徽省泾县参加桃花潭国际诗歌周。七月初的一个下午,我打电话说,“我是延安文化旅游局的干部。我想去看你。“他碰巧在家,经他同意,我马上就走了。一进门,他的哥哥曹张羽就接待了我。他带我去了大院楼顶的亭子。会后,他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我看见曹老正在和北京知青、著名文化学者王克明谈话。他坐在一边,仔细听着。两位老朋友从思想、政治、艺术等方面深入交流了对延安刚刚制作的纪录片《书商》的看法,看到他们聊得很开心,我和张羽一起去了一楼的图书馆。

进入图书馆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著名诗人何敬之题写的四字牌匾“古曦图书馆”。它优雅非凡。书架上摆满了曹老自己写的书,他写的书,他给朋友写的序言和他读过的书。仅由退休编辑编辑的《绥德图书馆》、《志丹图书馆》、《延川教科书》和《宝塔教科书》四套共84卷,在书架上排成4米长的一排。

图书馆里有许多珍贵的照片。1965年11月28日,周恩来总理、朱德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会见了全国青年业余文学活动家大会全体成员,并与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文化名人胡风、丁玲、艾青、臧克家、肖军、何敬之、魏伟合影留念。

我觉得这个图书馆有着浓厚的文化氛围,它的学习园图文并茂,引人入胜,显示了它非凡的历史价值和文学艺术价值。据张瑜介绍,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徐新荣视察图书馆后多次表示,图书馆的“学习花园”运行良好。

2019年7月22日,翟长斌和曹谷溪(右)在“学习花园”合影

读完图书馆后,我回到顶层的亭子里。我拿出30多首我为曹老写的延安颂七行诗,说:“你可以给我一些时间来指导我。”曹老说他对押韵研究很少,但他欣然同意。天色已晚,我帮曹老浇完花就走了。

第二天早上,我正在文化艺术中心参加一个书展。曹老打电话给我,说他读过我的诗,让我过去了。所以下午三点我直接去了古曦图书馆。一进图书馆,我就看见曹老坐在书桌前。我很快坐下,他开始谈论我的诗。他说:“你写的诗总体上是好的、有诗意的、有条理的和有规律的,但坦率地说,你的诗不是很有创意。你没有写下你对生活、社会和历史的独特见解和观点。只有追求这一目标,我们才能在诗歌创作上不断进步。”我说曹老已经指出了我创作中的不足之处,以后一定会学会改正。他接着说,他写了一首名为《黄河》的诗。

一条蟒蛇,

穿过西北高原的山谷--

他怒吼,他奔跑;

头撞了,牙齿啃了...

最深的爱挤出最重的仇恨!

面对阻挡道路的岩石和隐藏的岩石...

他坚信大海在他前面。

记住高原的高度信任!

他说日本《福井新闻》评论了他诗中的语言:“他怒吼,他疯狂奔跑;头撞了,牙齿啃了……”以及“爱”、“恨”和“他坚信”等。这些诗句将他们的情感、意志和生活充分融入黄河、黄土高原和天地之中,从而形成一个突出“天人合一”审美境界的诗歌意象。

给自己一个问题

谁是我们的老师?有时候,我应该成为我的“严格的老师”,给自己带来问题。曹老说:“有些人把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比作一种平衡。它一边承载着历史,另一边承载着未来。我认为它非常好。我能找到一个新的独特的形象吗?我带妻子去参观了天安门广场。我说过今天我必须在这里创造这座纪念碑的新形象,否则我永远不会离开天安门广场。”

在革命战争年代,英勇的士兵鞠躬抵抗炮火。在子弹和泥土中爬行,当邪恶的子弹夺去他们的生命,他们的血染红了群山和大地,他们永远挺直了背,让所有的后来者都抬起头来。曹老把人民英雄纪念碑比作历史老人伸出的拇指。

历史终于伸出了拇指。

巨大的天安门广场高耸入云

英雄碑!

-面对炮火,他们

喊道,鞠躬出去;

在枪林弹雨中,谁没有

在泥泞的地上爬行...

今天,他们已经永远挺直了背。

让所有迟到的人都抬起头来!

这首诗写得不好。他为自己制造了问题,并把它们赶走了。曹老经常试图在他的诗歌中塑造恰当而新鲜的形象。

2019年5月15日,在周恩来回归延安的首映式上,由刘金(右)和编剧曹谷溪主演的电影导演拍了一张照片。翟长斌/照片

在我的手稿中,曹老还亲自写并修改了我的《延安颂》,把“中国起飞前”改为“中国起飞5000年”。此外,《表达杨嘉玲的感受》中的“来自杨嘉玲的新鲜空气”修改为“杨嘉玲风清气爽”。

不知不觉中,将近80岁的曹老和我聊了两个多小时。当他离开时,他给了我一包放在他桌子上的书。我看了他自己的大部分诗歌和书籍,包括十多本书,如《路遥研究》、《我的陕北》、《田盛迪来》、《品卢芳-古曦序集》、《陕北父亲-纪实文学集》、《旅行与探索》、《文学理论集》、《与文学朋友谈创作》、《论古曦-曹谷溪的写作》、《诗人曹谷溪的故事》、《刁吉》等。,并一一签名盖章。

欣赏每个巨人的肩膀

在我再三感谢他并回到家中后,我立即阅读了曹老的文学理论集,与文学朋友们谈论创作,尤其是书中的文章《感激每一个巨人的肩膀》,其中写道:

每当新作品遇到亲爱的读者,我总是想起那些引领我走上诗歌创作之路并给予我指导、支持和鼓励的文学前辈和朋友。一种持久的怀旧和感激之情自发产生。

十几岁时,我非常喜欢读郭小川、何敬之、巩俐和文杰的诗。我先后在延安接待了丁玲、魏伟、何敬之、穆峰、雷鬼、田甜、胡彩、康卓、罗文等文艺前辈。在他们的谈话和文章中,他们谈到了自己的创作道路和文学思想。我把他们视为我自己的导师,沿着他们的足迹走,在他们的肩膀上跋涉。那时,他们甚至可以背诵他们的许多诗。

1982年,何敬之复出后,回到延安担任中宣部副部长。在此之前,1972年,著名散文家袁颖来到延安,担任《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我曾经请他把我编辑的诗集《延安山花》转让给还在“五十七干校”的何敬之。请批评和纠正我。这次回延安,尽管日程很忙,他还是特意安排了一个下午跟我和梅少静谈诗歌。20年来,我仍然记得他对几首短诗的评论,如《小土炕》、《酸菜坛子》和《公案》:“古曦的诗是议论文,有自己的声音。”我反复思考他的话。“议论文式”是对我诗歌中存在的概念、直接揭示和其他现象的批评。“自己的声音”是对我的诗表达了我对生活和社会的独特感受和想法的认可。

1983年,诗人龚柳来到延安采风。在与他的谈话中,他进一步证实了何敬之对我的诗的评论是准确的。他说你的“党内谈话”是一首充满新思想的诗。我们党应该唱这样的歌,但是从来没有人唱过这样的歌。从马克思列宁主义建党理论出发,阐述了中国共产党产生和发展的生命历程。独特的视角和独特的观点很有价值。然而,思想的明确表达无疑会削弱诗歌的感染力和艺术品位。

95岁的中国文学巨匠何敬之(右)与延安诗人李冰之亲切交谈。

诗人之间的友谊

诗人之间的友谊比黄金更珍贵。唐代大诗人李白在《赠王伦》中写道:

李白坐在船上刚要离开,突然听到岸边传来告别的歌声。即使桃花池很深,也没有王伦那么深来送走我的爱。

写这篇文章时,一位诗友告诉我,今年6月26日,延安诗人李冰之在北京会见了95岁的著名诗人何敬之。他向何老赠送了他的第三本诗集《刮风》。何老看到了印在诗集封面和扉页上的延安桥儿沟陆毅的设计,高兴地说:“这很好,这很好。”他也饶有兴趣地读着他的诗。问起延安,又问延安作家协会的主席是谁。

李冰之说:“梁向阳,笔名侯父,《路遥传》作者。”临别时,何老握着李冰之的手说:“我已经回延安好几年了。回来时请代我向延安作家和曹谷溪同志问好!”

经过多年在诗歌领域与曹老的交流和他诚挚的教导,我深深感到他是一个严谨的学者,善于学习,敢于思考。他的诗,就像他给自己取的名字,就像山谷中的溪流,纯净、清澈、甜美,在成千上万的山谷中自由流动。它们总是深谷中的山泉,有时像黄河的水一样流动。他有军人的态度和诗人的感情。他将永远是一名士兵和歌手。

曹谷溪:1941年生于陕西省清涧县郭家嘴村。党员、作家、教授,1962年毕业于延川中学。曾任厨师、通讯员、公社团委书记、延川县革命委员会通讯组组长、《华杉文学》总编辑、《延安报》记者、《延安文学》总编辑(主编),延安市第一届文学联合会党组成员、常务副主席。2002年10月退休。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作家协会主席团顾问、《路遥研究》主编、西北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干部学院兼职教授。

(本文作者翟长斌,化名羽,来自甘肃省武威市。前武警延安支队副政委现在延安文化旅游局工作。他是中国作家网成员和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他在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作家平台、当代美国文学杂志、中国文学艺术等在线杂志上发表了许多诗歌。)

详情请参阅10月9日文化艺术报纸《文化人物》a06版,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责任:张瑞琪

审计,赵梓茜,吴汉兴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交朋友。

更多信息,请关注我们

<结束>

龙寿文远-增刊| |写于告别

Xi安城墙的国庆光影秀时间表已经确定!你仍然需要知道这些事情......

从形式与古代社会中汲取精神——李良书法作品赏析

龙首文远-增刊| |生活之美

今天的寒露|寒露来了,秋高气爽,别忘了加衣服

中国画周刊,绘画之星|孙洪涛

文化艺术报纸项目

文化艺术报纸

-新媒体矩阵-

文化艺术网数字新闻微博微信公众号

今天的头条:搜狐企鹅

网易、大丰、趣味头条、风起云涌

ISSN: CN61-32邮政编码:51-20

合作、重印等事项

微信:christine121baby宝贝

提交邮箱:whysbbjb@126.com

焦点|深度|权威

你在“看”我吗?

 
© Copyright 2018-2019 andreiograda.com 矿工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